Category Archives: 男兒啊要立死志

[Kamikaze] 台北自慰隊

【既視感】

人到了30歲,有妻有兒,有樓有車,還會不會自慰?

還是高中生的我趁著家人都已經昏睡,悄悄起床到客廳裡播放一部妙齡女郎泡沫洗車的錄影帶時,我曾以為這個問題會有個光明的答案:「有一天,我會有個溫柔美麗的老婆,然後和右手說bye-bye。」

但事實很殘酷。 Continue reading

[Civilized] 文明與排泄

據說,在普法戰爭時期,鐵血宰相俾斯麥曾在法國境內的前線收到一封糟糠妻的家書。除了殷切問候外,還附上了一塊肥皂。妻以鼻孔朝天的語氣說:「我想你應該很難在法國找到聖經與肥皂,所以特別寄來給你。」言下之意,這些法國死敵不但信仰薄弱、而且不愛洗澡,不文到了極點。

的確常常在很多電影、小說裡看到法國人不愛洗澡的傳聞,有人甚至認為這是法國香水產業之所以興盛的理由。由於我還沒去過法國,也沒交過法國女朋友(忘記哪部電影曾有這句台詞:「…你們美國男人大多對法國女人抱持著一點懼怕的心理…」),所以無法證實這種刻版印象的真偽。 Continue reading

[Explosion]夠Man吧爆種

前天,我的網頁服務供應商寄來了一封告知我流量破表的恐嚇信。月流量從未超過50g的敝人小站,竟然在過去三天爆了180g的流量。挺著熬夜趕稿造成的紅眼去檢視密密麻麻的報表資料,我發現那些都是來自大陸與香港情色討論區的存取要求。真是感謝各位的捧場,不過這可使得我本月得多付出七千多大元的代價呢!

有句老話是這麼說的:「沒那個屁眼,就不要吃那種瀉藥」。看來我還是…下台一鞠躬吧。喔不,這不是引退宣言,我只是說,以後不給看好看的影片了至少,不給在這個網站上看了…Orz

[Resurrection]YRICK與天竺浪人

yrick工作忙,裏站就忘,但這不表示博士本人已經放棄男子漢的生存之道。是的,我還是有事沒事就尻槍,七早八早就到新光華去買A PEN。但奇怪的是,昨天的聖地之旅卻彷彿學術性的拜訪,我竟然沒有費神光顧那些一眼就讓我勃起的好物,反而把注意力集中到一個看起來很詭異的系列:YRICK。這個充滿惡趣味的成人影片似乎是個綿延甚長的連續劇,但博士有預感這是不買會後悔的逸品,便下重手全抱了回家。光看標題你就知道直回票價:

性騷擾UFO之襲擊、受詛咒的色情錄影帶、色情網路武田的”淫媒”…etc.

內容果然也令人跌倒,啊,改天一定要好好介紹這個不適合安慰自己的性感影集(XD)。

另外還順手帶了三本天竺浪人的成漫。天竺浪人是我最喜歡的成人漫畫家,雖然「數位版」早已蒐羅得差不多,但看到實體本時還是從不手軟。真的太棒啦,浪人,我覺得我們兩個是心靈可以相通的精神兄弟呢!(是嗎?)請你多多創作好看的成人漫畫,而且不要去學吉崎觀音、大暮維人這幾個軟弱的傢伙去畫普通的俗物,你的世界應該在銀河的密穴、宇宙的屎洞才對!

LOST1LOST2繭

附帶一提,我要整理這個百廢待舉的網站,該是好好寫些爽文的時候了。

穿著黃金聖衣的我是多麼耀眼迷人

queen那是一個濕熱迷人的夏日夜晚,我和女友,以及一位陰毛長到肚臍眼、綽號卻是小叮噹的性格男子賃居於泰山某頂樓加蓋的陋室。那是一個在經濟上相當貧乏的年代,但三個人一起在水塔上看星星的回憶卻是無法殲滅的甜美。還記得某個晚上,心血來潮,我跑到隔壁的夜市去買了幾件查某人的內衣褲,央請應用美術系的室友為我剪貼了一副紅色眼罩,還用不明材質的物體製作了一條盪氣迴腸的鞭子。就這樣,我穿上了黃金聖衣,耀眼迷人的神采不輸奈良重雄。

某日翻閱大學時代的舊照片,忍不住遙想當年的勇姿。真是男人中的男人。

濁水溪小柯歡唱蔡依林

Ko in OS mode濁水溪樂團的主唱小柯,堂堂台客樂團的扛巴子,國立台灣大學法律系的高材生,台灣音樂的先鋒,伊竟然,竟然在KTV唱蔡依林的芭樂歌,一邊唱還一邊跳 舞…這個超現實的場景就發生在10月18號的凌晨。只恨自己沒拿DV拍下這經典的一幕。說來這小柯,我一直以為他是個個性凶暴反骨的傢伙,沒想到日 常倒是頗為靦腆;這點和夾子的小應有些相似,但又不完全一樣。看來,藝界人生果然只是表面,暗流下的真我都是另外一回事。
Continue reading

超Man的傷心芭樂歌

在我尚且分不清楚自己是同性戀還異性戀(還是其他戀)的慘綠青春裡,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內在超Man因子的浪漫勃發,是發生在一個難以名狀的劇場演出錄影帶播放現場。那是環墟在解散前的最後作品之一,也是台灣渥克劇團在創團前之核心成員的路線起點。這齣戲的名字叫做「縱貫線上吹喇叭」。穿著小丑服裝的男人、懷孕的溜冰鞋舞女、還有雜耍團怪胎秀裡的三人連體嬰…編織成一連串既粗糙卻生猛的故事與影像。我早已忘記各個橋段之間是如何演繹,但那些令我胸口發悶的激情卻始終無法忘懷。而這齣戲的主題曲是Meat Loaf演唱的2 Out of 3 Ain’t Bad,是一個歌聲不可思議好聽的死胖子所唱的超級芭樂哀歌…當時的我連歌名都不解其意,但卻為了它低迴激動不已。 Continue reading

遇見光月夜也的後續

今天晚上(應該說是凌晨),我特別的好色。好色到任何事物都能撩撥我的心弦,卻又都無法搔到癢處。於是我想起光月夜也,那個我可能、必然、鐵定如此、曾擦身而過的女人。然後我翻找出自己燒錄的「光月夜也DVD特集」,試著想在其中找到某些安慰。不瞞您說,雖然老婆就在房裡睡,但我連衛生紙都準備好了。我選擇的片段是來自「光月夜也完全攻略」,片頭一如常見的日本A片,是不知所謂的無聊問答。 Continue reading

昨天早上我遇見光月夜也

yaya一如往常,我穿著隨便地出門採買早餐;也一如往常的,偷偷注意著公車站牌下的美麗OL。但是今天發生了一點意外。在等紅綠燈的時候,我遠遠的看到一個膚白如雪的女子走來,身著紅色改良式短旗袍,墨綠色的七分褲,還有勾勒得非常顯眼的黑色丹鳳眼線。那令人驚訝的眼熟感不禁讓我在內心吶喊:「她長得好像光月夜也啊!」

光月夜也,她是一個以「白雪姬」之名走紅於日本AV界的女優。我並不是特別喜愛雪白的肌膚,也不是特別偏好纖細修長的軀體,更對小巧玲瓏的胸部沒有什麼怨念。但是,她卻是過去十年裡,讓我最有感覺的AV女優。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