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超巨大化老爸

TheGreatFather

[Frozen Johnny] 我的父親之一.冰雞料亭

我曾經很討厭自己的父親,就和絕大多數想要娶自己老媽的青少年一樣。雖然我的父親從來沒有悔過,我也從來不改對父親的觀察,但是卻在這幾年多了些同情。中年男人的困境大抵上就是那麼一回事,是許多說起不一樣、但看起來卻十分雷同的故事。不過,我的父親還是有些精彩的地方。我原本一無所覺,一直到我的許多朋友都瞠目結舌之後,我才發現。

就讓那個曾經打斷我狗腿的父親留下點難堪的紀錄吧,我這麼想,所以我要連載一個十分男人的故事…

父親與母親離婚之後,雖未縱情酒色,但是年紀已破六十的他卻似乎緋聞不斷。至少他是這麼認為。他常常向我述說一些很離奇的故事,例如某個64年次的妙齡女郎從台北南下他台中的居所,聲淚俱下地說想要和我父親在一起。一個三十不到的女孩和一個六十啷噹的老頭?!看著那不輸給陳水扁的鮪魚肚,這根本是玩笑一場。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