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December 2005

[Kamikaze] 台北自慰隊

【既視感】

人到了30歲,有妻有兒,有樓有車,還會不會自慰?

還是高中生的我趁著家人都已經昏睡,悄悄起床到客廳裡播放一部妙齡女郎泡沫洗車的錄影帶時,我曾以為這個問題會有個光明的答案:「有一天,我會有個溫柔美麗的老婆,然後和右手說bye-bye。」

但事實很殘酷。 Continue reading

[曬庫西] 性史2006

不久前投稿的作品成書了。女友閱畢的評語如下:「寫得比平常還爛,尤其是開頭寫得太用力了,讓人覺得有點做作。」

別擔心,我不會因為這種批評而沮喪的。只是會倒陽兩個禮拜而已。以下是這本書的官方簡介:

華文世界最情色的徵文活動
- 跨越禁忌、性別、世代、地域的情慾書寫 Continue reading

[Civilized] 文明與排泄

據說,在普法戰爭時期,鐵血宰相俾斯麥曾在法國境內的前線收到一封糟糠妻的家書。除了殷切問候外,還附上了一塊肥皂。妻以鼻孔朝天的語氣說:「我想你應該很難在法國找到聖經與肥皂,所以特別寄來給你。」言下之意,這些法國死敵不但信仰薄弱、而且不愛洗澡,不文到了極點。

的確常常在很多電影、小說裡看到法國人不愛洗澡的傳聞,有人甚至認為這是法國香水產業之所以興盛的理由。由於我還沒去過法國,也沒交過法國女朋友(忘記哪部電影曾有這句台詞:「…你們美國男人大多對法國女人抱持著一點懼怕的心理…」),所以無法證實這種刻版印象的真偽。 Continue re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