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November 2004

穿著黃金聖衣的我是多麼耀眼迷人

queen那是一個濕熱迷人的夏日夜晚,我和女友,以及一位陰毛長到肚臍眼、綽號卻是小叮噹的性格男子賃居於泰山某頂樓加蓋的陋室。那是一個在經濟上相當貧乏的年代,但三個人一起在水塔上看星星的回憶卻是無法殲滅的甜美。還記得某個晚上,心血來潮,我跑到隔壁的夜市去買了幾件查某人的內衣褲,央請應用美術系的室友為我剪貼了一副紅色眼罩,還用不明材質的物體製作了一條盪氣迴腸的鞭子。就這樣,我穿上了黃金聖衣,耀眼迷人的神采不輸奈良重雄。

某日翻閱大學時代的舊照片,忍不住遙想當年的勇姿。真是男人中的男人。

Hooters控告競爭對手:把衣服給我穿起來!

2005_calendar_cover_smHooters是美國一家連鎖餐廳,除了漢堡肋排,這家餐廳的最大賣點就是胸部。對,我是說女孩子的奶奶、乳房、神秘渾圓的掌中至寶。Hooters的女孩必須穿著布料少少的衣服,在店裡一邊煎漢堡、一邊跳勁舞(不是艷舞,請不要幻想太多)、還有順便帶動氣氛與遊戲。台北市也有幾間Hooters,博士就曾去過南京東路與復興北路口附近那一家,食物實在不怎麼樣,請各位不要自誤。 Continue reading

只有在夢裡

Weezer在iPod上的分類是Alternative-Punk,還記得他們來台灣開演唱會的時候,我和向來嚴肅的女友一同前往聆賞。沒想到,這個傢伙越聽越駭,竟然領著我一路衝到了最前排,完全不顧安全人員的攔阻。而當她握到主唱的手時,那種小歌迷般雀躍的表情也令我終生難忘。「嘴巴上說不要、但身體卻很老實」,這個哲學原來是可以落實在音樂上的啊!雖然他們的歌曲並非以抒情芭樂為主,但有一首歌倒是很有鐵漢柔情的味道,每每聽及,都讓我有種胸腔溢滿酸液苦水的悶痛感受,彷彿回到某個無法實現願望的夏天、某段永難回復的青春時代。 Continue reading